南风听雨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辣文学www.lawenxue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昙明老道姑颤声道:“若是……若是先祖不允呢”

陈言叹了口气,说道:“若是不允,必是祷者罪甚,届时太师祖也无需再听先祖之语。”

昙明老道姑身子颤抖不已,自然听得明白他的意思。

先祖不想和她说话,说明确实是觉得她罪大恶极,不配活着。

“但终究是要试过方知,”陈言沉声道,“试或不试,还请太师祖明言。”

昙明老道姑猛地深吸一口气,露出决然之色。

“试!”

外面院子里,观主烦躁不安地来回踱步,不时还踢两脚地上的草叶。

陈言初试失利,让她对他是否有那本事产生了极大的怀疑。

这次比上次耗时还久,眼看着日头都要西垂了,里面还没动静。

偏偏陈言又说不许她们进去看看情况,说是贸然进入恐坏他大计,众道姑自然不敢随便进入。

昙贞神情仍是平和,但古井无波的心中也不禁有些紧张起来。

就在她欲开口说话时,里面忽然传来细碎而缓慢的脚步声。

众道姑无不齐刷刷看向紧闭的房门。

观主也是一震停步,急切地奔到门前。

吱呀一声,房门打开,露出内中的情景。

众道姑纵然定力非凡,也无不微震,露出惊喜之色。

观主脱口:“师父!”

陈言搀扶着虚弱的昙明老道姑而出,小心翼翼。

后者跨出房门,看向众人,张开口,声音沙哑:“辛苦你们了。”

观主双眼泪水哗然而下,蓬地跪落在地,叫道:“弟子不苦!师父,您终于肯出来了!”

众道姑纷纷跪落,唯有昙贞慌忙上前,帮忙从另一边将昙明老道姑扶住,哽咽道:“师姐,苦了您了……”

陈言轻咳一声,说道:“太师祖她老人家有些饿了,还是要给她先弄些吃食。不过她久未用膳,不可食用硬食,可备些汤汁、米粥等流食。等得两日之后,再慢慢吃些补物。”

几个道姑跳了起来,答应着争先恐后地去了。

陈言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一观道姑如此慌乱之态,心中暗暗称奇。

这老道姑究竟有何能耐,为何她停了绝食,会让她们这么开心雀跃

不过现在显然不是问的时候,他扶着昙明老道姑,跟着昙贞的指示,进了院内另一间屋子。

内中虽然简陋,不过好歹还有床铺,把老道姑扶上床躺好后,他正要告辞离开,老道姑却道:“你等且出去,备些清水,我要清洗一番。”

昙贞等人无不精神大振,有清洗之念,看来她是真的已经绝了死念!

“是,弟子立刻去准备。”观主第一个答应出来,转身就出了屋。

“你们也出去,我有话要与陈言一谈。”昙明老道姑再道。

昙贞答应一声,深深地看了陈言一眼,这才带着众道姑出去,将房门也关上。

屋内只剩二人时,陈言才问道:“太师祖可是有什么吩咐”

昙明老道姑已经从之前的激动情绪中冷静下来,说道:“方才你用迷香之事,莫要告诉他人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陈言心说我还想着让你别说出来,现在你能自己主动提出当然更好。他忙道:“请太师祖放心,弟子绝不会透露给任何人知道。”

昙明老道姑顿了顿,道:“你用那种招数强行让我吃喝,就不怕我一气之下,咬舌自尽”

陈言眨眨眼:“您要真愿意那样自尽,还用得着绝食”

昙明老道姑哑然一笑:“你确实非常机灵。我所修炼的生解道法,令我一生渴求‘生’之至理,竭尽全力寻求生路,绝不会自尽。”

陈言有点好奇地追问道:“既是如此,那为何还要绝食绝食不也是自尽”

昙明老道姑轻轻一叹:“唉,因为数年前的那件事……坦白说那时我便该当场自尽,以谢列祖列宗,终究因为求生之念已深入骨髓,使我拖了这么久。”

陈言迟疑不语。

昙明老道姑看了他一眼,淡淡地道:“你并未追问当年发生了什么,看来是已经问过了。”

陈言点头道;“弟子此前想要了解太师祖当初心结的成因,以便对症下药,但昙贞太师叔祖怎也不肯说,还说什么一旦我知道,会有莫大的危险。”

昙明老道姑缓缓地说道:“她的话倒也没什么问题。这件事,关系重大,不知道比知道要好。”

陈言试探道:“若我不怕危险呢”

昙明老道姑微微摇头:“那也不能说。”

陈言无奈道:“行吧,既是如此,那弟子先告退了,太师祖您好好歇着,记得今日沐浴更衣之后,便须用食,待得精气神完全恢复之后,方可焚香祷念。形式不拘,只要心意够诚便行。从那日起,你须使人知会弟子,弟子开始着手安排天雷地音的事。”

昙明老道姑眼中透出复杂之色,几次欲言又止,但最终还是只说了一句:“多谢。”

出了屋,陈言心情大佳。

可算把老太太忽悠住了,天雷地音之事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,回头准备准备,给她整个大场面,要唬住她不难。

明儿他就可以结束在这玄娲观内的苦修,回去复命,有这么好的结果,唐韵该能满意。

在院内候着的昙贞看着他春风得意的神情,问道:“你究竟用了什么法子把师姐劝服的”

陈言走到她跟前,低声道:“我答应太师祖,让她和大周先祖通一次消息。”

哪怕是以昙贞的定力,也不禁失声道:“什么!”

回到后院,陈言还在咧着嘴乐。

想到方才跟昙贞说出天雷地音那番说辞后,她当时那张口结舌的反应,他现在没狂笑出来已是他定力了得。

这道心坚固的道姑,终究不是无懈可击。

不过陈言也清楚,她对他那鬼神相通之事也只是半信半疑,但无所谓,只要昙明老道姑相信就成。

“站住!”

前面传来喝声。

陈言回过神来,抬头一看,只见却是观主。

他猛地反应过来,她替老道姑烧水,自然要到后院这来。

“观主有何吩咐”他不动声色地道。

军史穿越推荐阅读 More+
[综]后妃变奏曲

[综]后妃变奏曲

浅洛洳雪
文艺版文案:纵识阴阳,怎控阴阳?时年,世界骤变,阴阳失衡。以人之力抵抗苍天之命,以己之身肩负万民所愿。原是拆东墙以补西墙,是非对错,自有后人评说。时空轮转,是..
军史 连载 69万字
三生三世之命如萍

三生三世之命如萍

浮萍是我
三世?为何要有三世?映月荷耳畔一阵轰鸣,几近晕厥。王母看了她一眼无情的摆摆手,抬高语调儿唤道:送子婆婆何在?话音未落,仙殿门外走进一位慈眉善目鬓发花白的..
军史 连载 2万字
以无敌之名降临

以无敌之名降临

黑色堕落之翼
神秘家族,又称为超级地球人家族。这个家族的人都是一脉单传,从出生就会拥有十二种能力,并且这十二个能力会随着时间不断增强,最后在某个无法确定的时候,蜕变成十二魔..
军史 连载 15万字
活出色彩

活出色彩

小鸟鹰
人总有迷茫,总有选择,总有歧途。黑与白,又有谁分得清楚?人生如戏,戏中有色,人人都是角儿,人人活得都有色彩。
军史 连载 3万字
我的妖怪少女不可能这么萌

我的妖怪少女不可能这么萌

末世歌者
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少年大战妖怪(少女)的故事
军史 连载 4万字
死亡边缘

死亡边缘

妖夜宇
我加了一个鬼群,没想到里面真的全都是鬼……很多人都死去了,而我也许是下一个!从此,我一次次行走在死亡边缘。 PS:帮小宇点击一下书右上角的小星星,就可以登录收藏啦..
军史 连载 19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