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鹰小玫瑰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辣文学www.lawenxue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谢清瑶算准了时间,在韩卓扬伤没好全的时候给窦月英下帖,料定了以他的性子会抓住这次机会。

果然被她算中了。

如此就可以更好的伪造韩卓扬意外身亡。

唯一不好的是,谢清瑶感染了风寒,窝在房间里,心里有些纳闷。

她给自己开了方子,让?凝去抓药。

萧无惑也不考她功课了,让她好好休息。

萧无惑只是在安国侯府挂了个府医的虚职,平常除了教导谢清瑶医术,会到药堂做义诊,隔三差五去山上采药。

等之桃熬好驱寒的汤药端上来,谢清瑶才从被窝爬出来。

一阵脚步声传来。

“侯爷。”丫鬟们喊道。

“今天这么早回来。”谢清瑶惊讶。

贺峥阔步过去,“本侯来。”

从之桃手里接过了碗。

谢清瑶:“你们先退下吧。”

见状,丫鬟们都退了下去。

谢清瑶靠在床头,喝了一口汤药,眉心蹙起,吐了吐舌头:“好苦。”

贺峥放下瓷碗,转身去拿她平常装零嘴的小盒子过来,打开里面一个小罐子,瞬间飘出一股甜香味儿。

他捻起一颗糖喂到她嘴里。

这么贴心

谢清瑶眉眼弯弯,点评道:“这颗糖跟侯爷一样甜。”

贺峥眼底掠过一点笑意,轻轻捏了一下她的脸颊,哄道:“睡吧。”

“不了。”谢清瑶摇头,她白天已经睡了一会儿,再睡就成猪了。

“侯爷还没用晚膳吧”

贺峥道:“没。”

谢清瑶猜也是,这么早回来,连饭都顾不上吃,就是为了陪她。

她立马唤了声,让?凝她们弄点吃的过来。

贺峥吃饭的时候,谢清瑶待在一旁,吃了两块糕点。

晚上,贺峥让溪枫将书房里的文书搬来卧室,今天他要在这里办公。

谢清瑶窝在贵妃榻上,将脑袋依偎住贺峥的胳膊,本来脸是朝他那边的,忽然视线掠过了文书上的内容。

她不动声色地扭过了脑袋不去看了。

机密,机密,不好随便看。

殊不知,贺峥掰着她的脸颊,让她又转过来,淡淡道:“无妨,瑶瑶想看便看,算不上什么机密。”

她的心思他又如何不懂。

每个人都有秘密,尤其那些手握大权的重臣,若真让旁人不小心窥探了机密,就算亲如夫妻,也有痛下杀手的。

她是生怕逾矩,踏入了他的禁区,惹来灾祸。

贺峥无需将话点透,谢清瑶也明白。

可能是因为生病,她神色恹恹,忽然道:“万一哪天我不小心看到了侯爷的……”

没等她说完,贺峥便已经开了口,“便是瑶瑶真窥到了我的秘密,我也不过是略施小惩。”

谢清瑶露出震惊之色,好奇问:“你要怎么惩罚我”

贺峥薄唇微挑了一下,捏住她的脸颊。

眼前那张漠然俊美的脸庞逐渐靠近。

谢清瑶:“……”

啊不是,你这惩罚就不太正经。

她伸手捂住贺峥的唇,“小心传染。”

贺峥亲了亲她的指尖,“这个不会。”

谢清瑶有些好笑,骄矜道:“你这算哪门子惩罚啊。”

贺峥一贯低沉的声音响起,“所以瑶瑶该知道,我这里没什么是你不能知晓的,便是机密也无所谓。”

听到这儿,谢清瑶脸上的恹恹都淡去,带着明显的笑意,随手抓起一份册子看起来。

“这个窦啸……”

“卫指挥佥事,京卫指挥使司所辖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勤王最近动作不小。”

俩人交谈起来,全都是朝堂上的动态。

谢清瑶从前接触不到这些,如今从贺峥嘴里才知晓,各方势力交错复杂。

她还是很感兴趣的。

过了一会儿,贺老夫人身边的嬷嬷过来了。

原来是大夫人李氏见谢清瑶从汝南回来,再也坐不住了,三番四次找到贺老夫人,想要让大房从雍兰别院搬回来。

贺老夫人有意磨一磨李氏的性子,让她逐渐愚钝的脑子清醒过来,别再咋咋呼呼拎不清。

今日,贺老夫人终于遣嬷嬷过来征询三房的意见。

说到底只要大房二房没有犯大错,都不会分家,一直让大房住别院自是不合适,敲打敲打也该让人回来。

嬷嬷看向贺峥,贺峥声音冷沉:“这事得看瑶瑶的。”

嬷嬷错愕,又转向谢清瑶,“夫人,你看……”

谢清瑶:“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,想必这段日子大嫂心里的不服都散了,也终究把我这个三弟妹瞧顺眼了,一家人该和和美美的。”

有了她这话,嬷嬷便颔首,“是是是,夫人说得是。”

这事就这么定了,大房收拾收拾,赶紧从别院搬回来。

谢清瑶风寒这几天,贺峥担心她烦闷,让她弄点消遣。

她想起庄子上的秦玉蓉,让?凝,初露引导陶氏发现二老爷跟秦玉蓉的那点事。

走廊上。

?凝:“刚听二老爷跟马夫说去青水街,该不会在外头养了外室”

初露皱了皱眉,“别瞎猜了,赶紧回去干活吧。”

两人脚步匆匆,却没瞧见走廊拐角处站着一个人。

陶氏只觉得一股血气涌上天灵盖,面色绷紧。

“好你个贺殊亮,今日我非要逮住你跟那个小贱人。”

她老早怀疑贺殊亮在外面有人,奈何抓了几次都逮不住人,反被贺殊亮痛骂了一顿。

陶氏一鼓作气冲到了青水街,跟附近的人打听后来到一处宅子,邻里说是刚搬进来一对夫妻,男的有些年纪,女的很年轻,还怀着孩子。

居然还有了野种!

陶氏紧紧绷着脸,进到宅子里,悄然来到房间外面。

“好蓉儿,让我亲亲你的小嘴。”

“唔……别急,二伯父你好讨厌啊……”

“谁叫蓉儿这么会勾人,跟个小妖精似的。”

“咯咯咯咯……”

传来娇俏的笑声。

“砰!”

房门被推开。

陶氏看到那抱在一起的男女,胸口剧烈起伏,冲上去“啪”就给了贺殊亮一耳光。

“贺殊亮你对得起我!”

“你个不要脸的老东西,连侄媳妇都不放过!你真是个畜生!”

秦玉蓉脸色登时都变了,心脏怦怦跳得飞快。

怎么会被发现到底是谁泄的密!

“别别别打了。”贺殊亮一时间也有点慌,“你听我解释,误会!都是误会!我们什么都没有做。”

陶氏气得七窍生烟,转头握住秦玉蓉的手臂,一巴掌打在她脸上。

“下贱东西,与旁人的未婚夫无媒苟合,现在还勾引自己的伯父,不知羞耻。”

“你肚子里的恐怕也不是怀轩的骨肉吧”

“很快就是军营休息日,怀轩提前书信说要回府,到时候我就当面问清楚,他知不道自己的妻子投入了别人的怀抱”

秦玉蓉吓到泪水滚落,慌道:“二伯母,你这是,这是诽谤我!”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病娇校草跪地求,分手?不可能

病娇校草跪地求,分手?不可能

戚戚似酒
评分刚出,后面会涨莫莫拒绝给她的赌鬼父亲钱,没想到她的父亲直接给她下药她以为他是买家,后来发现是误会她被他缠上,他求着对她负责她顺水推舟利用他,榨干他的价值在他没有做到对她的承诺时她举着下药的酒,声线清冷,“喝了。”他颤抖地拿着杯子,带着哭腔:"可以不喝吗?”"不可以。"即使知道她给他下药,他还是乖乖喝下但他没想到,她要将中了药的他送给别的女人第二天,他跪在地上,祈求她,&
都市 连载 59万字
大小姐翻车以后

大小姐翻车以后

鲸落成书
乐乐说:姐,你这样下去精神不会出问题吗?于是风初见在网上认识了个网友,每天指点指点网友,再顺带发发疯。马甲掉了后,季云安看着智脑里的聊天记录,又看了看乖乖巧巧的少女,陷入谜之沉默。现实:钱财乃身外之物。网上:啊啊啊,气死我了,居然敢冻结老娘账户!头可断,血可流,钱不能少!现实:咱们要得饶人处且饶人。网上:啥也别说了,我今晚就去他家,他最好睁着一只眼睡觉!风初见:我只是偶尔发疯你信吗?季云安:我很高
都市 连载 54万字
离婚后,我竟成了香饽饽

离婚后,我竟成了香饽饽

二十尔
结婚三年,她以为自己嫁给了梦中的那个人,她抛下所有,专心在家做他的陆太太。直到亲眼撞破心爱的男人深情地拥吻着怀里的女孩,女人的心房瞬间破碎“陆子扬,我们离婚吧”陈静平静的放下一纸离婚协议书潇洒的离去等到失去才知道后悔,陆子扬跪地请求原谅,等来的却是女人失踪的消息,你去哪儿了?陈静,你真的丢下我了?两年后白氏集团总裁携夫人回国陆子扬疯了,静儿,你是我的女人,你是我的!!
都市 连载 38万字
主人系统又坏了

主人系统又坏了

清醒的大脑
【快穿,1v1】简清意外死亡,通过系统的能量灵魂获得了重生,但仍然需要在三千小世界中完成任务,方才能拥有新的肉身。绿茶婊,白莲花,演技好的,背景强的,恨她的,杀她的,从一无所有到漠视一切,心变得冷漠而失去了本心。“等等,你说你爱我?”“不好意思,杀人我会,赚钱我也会,是需要你给我描眉画眼吗??”“娘子,你这是在暗示我可以同你求婚了吗?”“……”成长强大型女主
都市 连载 57万字
科学大佬的文艺生活

科学大佬的文艺生活

东小林
值此‘双11’佳节到来之际,正在计算着‘满额减’‘津贴’‘定金抵扣’‘红包减免’等乱七八糟折扣的他突然灵机一动,拿出手机在搜索框中打出了‘系统’二字。“卧槽,还真有系统卖啊!”超级幸福家庭住宅系统(基础版)宿主:慕景池主职业:科学家副职业:歌手,作家系统状态:运行中系统整体功能:清新无尘,温湿适宜,蕴灵养生,隔音阻味,防治虫害系统单项功能:客厅(舒适放松),主卧(安心睡眠,体质增强),次卧(安心睡
都市 完结 54万字
妾难从命恕不为后

妾难从命恕不为后

语浅陌
宫外:谣言四起,皇后命中带煞,这连月大雪,便是天意警示,若不早日废后,天亡我大楚啊顾梓君:臣妾命格不祥,身在此位,恐伤国运则万死难逃其咎,故自请废后前朝:皇后身为后宫女子,手握兵权,行为乖张,实为不妥,跪请皇上收回虎符,另立贤良顾梓君:臣妾自知言行有失,德不配位,愿交还兵权,退位让贤,故自请废后后宫:皇后贵为一国之母,竟难容区区淑仪,手段毒辣,令其余妃嫔闻之色变顾梓君:臣妾心胸狭隘,狠毒善妒,难堪
都市 连载 125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