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只袜子真君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辣文学www.lawenxue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后院离沈予安住的客房有一段距离,她听不到领队破防的脏话。

“姑娘你有名字吗”

少女话落,坐在软榻上的兔妖呆愣的摇头,否定了她的提问。

他想说恩人误会了,他并非女子。

可他不能开口。

见对方不说话,她也不为难对方。

“会写字吗会的话,改天你给自己取个名字。”

要送给旁人的舞姬,一般会等主人给其赐名,想来这姑娘也是此种情况。

屋内只点了一盏灯,兔妖看不到沈予安说这话时的神情,沈予安却能将他眼中的惊愕看个分明。

泪珠又滚了下来,落在软榻上,那一小块布料便被他的眼泪洇湿。

火光为对方蒙上一层朦胧的软纱,少女叹息,递了一块帕子过去。

她很少揣测些对局势无用的东西,也不去细想对方出于什么原因哭了出来,总不能是她又把人凶哭了

对方不接帕子,只傻傻的望着自己。

“姑娘受惊了。”她把帕子放在对方伸手就能碰到的地方,“我就不杵这儿当门神了。”

猛然换个环境,不适应很正常,和她这么一个陌生人待一块,不安也是人之常情,她换个屋睡。

不等对方反应,沈予安已翻出了窗子,往隔壁房间爬着。

甚至很有礼貌的敲了敲“门”。

于是乎,先是被雨声惊醒的鹤清川,在不久后听到了敲窗的声音。

他不用想就知道谁会大半夜登门拜访,因此也不去找枕头下的长剑防身。

制造这出响动的沈予安随后就翻进了他的屋内。

二人四目相对,鹤清川并未从少女脸上看到尴尬的神情。

她笑了一下,颇有种伸手不打笑脸人的意味。

“鹤兄亦未寝啊。”沈予安一屁股坐到蒲团上,“巧了吗这不,我也睡不着。”

去师姐屋里打地铺,半夜塞人黑暗料理的事就捂不住了。

少年的薄唇里溢出点笑。

“睡不着”

鬼话连篇的家伙,他就不该期待能在沈予安嘴里听到些正经的东西。

是睡不着,还是去私会什么人,他眼睛不瞎,不至于看不出来。

就算他是个瞎的,看不出沈予安被蹭乱的衣领,明显不是她自个的杰作。

神识也能察觉到隔壁陌生的气息。

“雨中私会,好雅致。”

窗外有雷光闪过,让沈予安看清了少年苍白的唇色。

“冤枉啊,我能是这种人”

话毕,她看着少年一双眼睛写满了“难道不是吗”的反问,她就有些如鲠在喉。

她的名声何止是扫地了,简直就是往着不可控的方向上一往无前,三百只龙傲天都拉不回来。

沈予安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,难以分辨真假的悲伤自眼中流露出,她声音低低的:

“我以为鹤兄和我乃是生死之交,不会信那些莫须有的东西。”

“哪知......”

如泣如诉,似怨似哀。

被人用这种眼神控诉,鹤清川不知所措起来,没人会在他面前示弱,他处理不了这样的场面。

对方连眼泪都没落下一颗,他却觉得自己说的实在过分。

少年偏过头,语气不太自然:

“找我有事”

沈予安正色,收起那副委屈巴巴的样子,切换回谈正事的神情:

“师弟应该知道活死人吧。”

鹤清川没有看对方的脸,错过了少女堪比翻书的变脸。

“嗯。”

三魂六魄虽未离体,却如行尸走肉,没有脉搏,仍能如活人一般。

上一世,他差点也成了不得往生的活死人。

梧桐琴也断在了此处。

本命武器损毁的反噬,快赶上灵根被剜走时的痛苦。

鹤清川掩去眼中的戾气。

“我在后院碰到一个。”她的表情没比鹤清川轻松多少,“没弄死,给挂树上了。”

一板砖下去,只能让活死人的肉体强制关机,做不到连人带魂魄一块下黄泉。

“杀了也没用,他们会驱赶常人的魂魄,鸠占鹊巢。”

所有被炼化的活死人由那位少主操控,光杀一个没用,只会让敌人察觉到他们的存在。

“我给敲晕了,没个十天半个月,是醒不过来的。”

“如此一来,对方既不能为祸人间,我们又没有打草惊蛇,两全其美。”

“不是吗”

不知是不是鹤清川的错觉,他总觉对方这话像是在邀功。

少年不再偏头,他仔细凝望沈予安的表情。

哪有一点委屈的样子。

她在戏弄自己。

鹤清川气极,面上却挂着温润的笑容,他一只手在床铺上摸找着长剑。

“师姐可否凑近些,雨声嘈杂,师弟没有听清。”

“既是师弟的请求,当然可以。”

沈予安不疑有他,如鹤清川所说那般,拉近二人之间的距离。

“鹤师弟身体竟——哎,师弟,不讲武德啊!”

剑鞘落下那刻,沈予安握住少年的手腕,她卸掉对方手中的长剑,而后死死锁住他的两只手。

她本想关心一下鹤清川那风一吹就倒的身体状况,哪曾想,比正派还要正派的鹤清川竟是骗她过去切磋。

“师弟欺我老无力。”

沈予安满心都是自己被骗的事实,悲伤不已,不曾留意二人贴的异常近。

鹤清川面颊上浮了点红晕,让他气色看起来好了不少。

眼前人的黑发垂落在他的皮肤上,难耐的痒意传来,少年试着挣脱对方的禁锢,无果后,泄了气。

“松手。”

他似是忘了他还可以用灵力破开桎梏。

对方的语气异常的轻,沈予安不解的看了眼师弟的神情。

原以为会见到恼怒的表情,然后二人过上几招才能继续和平谈话。

“......”

我不是,我没有,你脸红个什么劲!

她撒手的速度比想一些赚钱的点子还要快上不少。

沈予安抓起长剑,想都没想的和对方拉开距离,退到客房的对角线上。

她真没有欺男霸女,调戏良家子!

“活死人的事我们明日探查完寺庙再说。”她加快语速,恨不能一秒讲完,“明个我再取银铃。”

银铃还在对方手里,她起先打算今晚一块拿回来。

顺便把从吕相府里拿到的重金给记到账上。

她的账本一类的,都是对方在打理。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病娇校草跪地求,分手?不可能

病娇校草跪地求,分手?不可能

戚戚似酒
评分刚出,后面会涨莫莫拒绝给她的赌鬼父亲钱,没想到她的父亲直接给她下药她以为他是买家,后来发现是误会她被他缠上,他求着对她负责她顺水推舟利用他,榨干他的价值在他没有做到对她的承诺时她举着下药的酒,声线清冷,“喝了。”他颤抖地拿着杯子,带着哭腔:"可以不喝吗?”"不可以。"即使知道她给他下药,他还是乖乖喝下但他没想到,她要将中了药的他送给别的女人第二天,他跪在地上,祈求她,&
都市 连载 59万字
大小姐翻车以后

大小姐翻车以后

鲸落成书
乐乐说:姐,你这样下去精神不会出问题吗?于是风初见在网上认识了个网友,每天指点指点网友,再顺带发发疯。马甲掉了后,季云安看着智脑里的聊天记录,又看了看乖乖巧巧的少女,陷入谜之沉默。现实:钱财乃身外之物。网上:啊啊啊,气死我了,居然敢冻结老娘账户!头可断,血可流,钱不能少!现实:咱们要得饶人处且饶人。网上:啥也别说了,我今晚就去他家,他最好睁着一只眼睡觉!风初见:我只是偶尔发疯你信吗?季云安:我很高
都市 连载 54万字
离婚后,我竟成了香饽饽

离婚后,我竟成了香饽饽

二十尔
结婚三年,她以为自己嫁给了梦中的那个人,她抛下所有,专心在家做他的陆太太。直到亲眼撞破心爱的男人深情地拥吻着怀里的女孩,女人的心房瞬间破碎“陆子扬,我们离婚吧”陈静平静的放下一纸离婚协议书潇洒的离去等到失去才知道后悔,陆子扬跪地请求原谅,等来的却是女人失踪的消息,你去哪儿了?陈静,你真的丢下我了?两年后白氏集团总裁携夫人回国陆子扬疯了,静儿,你是我的女人,你是我的!!
都市 连载 38万字
主人系统又坏了

主人系统又坏了

清醒的大脑
【快穿,1v1】简清意外死亡,通过系统的能量灵魂获得了重生,但仍然需要在三千小世界中完成任务,方才能拥有新的肉身。绿茶婊,白莲花,演技好的,背景强的,恨她的,杀她的,从一无所有到漠视一切,心变得冷漠而失去了本心。“等等,你说你爱我?”“不好意思,杀人我会,赚钱我也会,是需要你给我描眉画眼吗??”“娘子,你这是在暗示我可以同你求婚了吗?”“……”成长强大型女主
都市 连载 57万字
科学大佬的文艺生活

科学大佬的文艺生活

东小林
值此‘双11’佳节到来之际,正在计算着‘满额减’‘津贴’‘定金抵扣’‘红包减免’等乱七八糟折扣的他突然灵机一动,拿出手机在搜索框中打出了‘系统’二字。“卧槽,还真有系统卖啊!”超级幸福家庭住宅系统(基础版)宿主:慕景池主职业:科学家副职业:歌手,作家系统状态:运行中系统整体功能:清新无尘,温湿适宜,蕴灵养生,隔音阻味,防治虫害系统单项功能:客厅(舒适放松),主卧(安心睡眠,体质增强),次卧(安心睡
都市 完结 54万字
妾难从命恕不为后

妾难从命恕不为后

语浅陌
宫外:谣言四起,皇后命中带煞,这连月大雪,便是天意警示,若不早日废后,天亡我大楚啊顾梓君:臣妾命格不祥,身在此位,恐伤国运则万死难逃其咎,故自请废后前朝:皇后身为后宫女子,手握兵权,行为乖张,实为不妥,跪请皇上收回虎符,另立贤良顾梓君:臣妾自知言行有失,德不配位,愿交还兵权,退位让贤,故自请废后后宫:皇后贵为一国之母,竟难容区区淑仪,手段毒辣,令其余妃嫔闻之色变顾梓君:臣妾心胸狭隘,狠毒善妒,难堪
都市 连载 125万字